欢迎访问! 本站长期出售实名支付宝,出售企业支付宝,欢迎合作!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品中心
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

本站拥有一手资源

长期供应个人实名支付宝

欢迎各位老板合作!

详情

本站拥有一手资源

长期供应个人实名支付宝

欢迎各位老板合作!

德云社艺人信息被贩卖、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系统遭破坏……警方公布涉网典型案例

网络安全关乎国家安全。为进一步深化打击整治网上违法犯罪乱象,努力建设高层次、高水平的平安网络,公安部自1月22日起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净网2019”专项行动。专项行动开展以来,全国公安机关严打侵犯公民个人信息、黑客攻击破坏等违法犯罪,深入整治网络黑产、网络乱象,坚决夯实互联网企业安全主体责任,全力确保网络安全稳定。截至目前,共侦破各类涉网案件10611起,采取刑事强制措施11058人。
为有效清理违法犯罪信息传播源头,全国公安机关坚持问题导向,加大对违法犯罪信息多发高发部位的巡查力度,清理各类违法犯罪信息150万余条,关停违法违规网络账号16万余个。同时,对部分不认真履行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的互联网企业加大整治力度。各级公安机关落实属地监管责任,加强监督检查和行政执法,办理各类行政案件6099起,关停网站或暂停服务545家,对违法信息突出的225家网站予以行政罚款处罚,依法约谈整改企业4147家,关停违法网络账号、通信码号、支付账号等14万余个。
此外,公安机关着力打击上游犯罪,加大力度对提供信息支撑、技术支撑和工具支撑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黑客攻击破坏犯罪和非法制售“黑卡”犯罪进行严厉打击,抓获犯罪嫌疑人1450余名。针对网络淫秽色情犯罪、网络赌博等违法犯罪,公安机关坚持主动出击、快速处置、重拳打击,抓获涉案人员3280余名。
4月15日是第四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全国公安机关将以此为契机,进一步深入开展“净网2019”专项行动,进一步全面打击整治网上违法犯罪乱象,不断加大各类网络犯罪案件的侦办打击力度,不断强化落实互联网企业安全管理主体责任,不断加强网络违法犯罪信息清理,全面提升网络安全综合治理能力和水平,努力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确保网络安全。 典型案例 01 武汉侦破兜售个人信息案   2018年11月,湖北省武汉市汽车金融服务平台“玖融网”被黑客入侵,30万余条用户数据被窃取,并以一个比特币(时值3.5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对此,武汉警方高度重视,网安部门迅速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今年1月,专案组将犯罪嫌疑人吴某成功抓获。 02 扬州侦破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
2018年12月,江苏省扬州市公安机关在工作中发现,有人恶意进行电话营销。经进一步深挖扩线,查明一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并实施电话推销的犯罪团伙。今年2月,扬州警方将17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经查,该团伙非法窃取公民个人信息2.3亿余条,非法获利近千万元。 03 北京侦破网上贩卖艺人信息案   今年2月,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其旗下多名艺人住址、行程等信息被泄露。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2月28日,专案组将犯罪嫌疑人郝某等3人抓获。经审查,3人对贩卖艺人信息牟利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04 北京侦破非法控制摄像头案
今年2月,北京网安总队侦查发现,一款名为“蓝眼睛”的APP注册会员并充值后,能查看涉及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智能摄像头10余万个。3月,公安机关在查明涉案人员真实身份及活动轨迹后,在广东深圳将该APP制作人巫某抓获。 05 四川侦破破坏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系统案   今年1月,针对“刷脸”类新型技术犯罪,四川省公安机关网安部门打掉一个使用软件制作动态人脸图片,破解人脸识别系统,盗窃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资金的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8名,查获公民个人信息数据3000余万条。 06 宜宾侦破网络猥亵幼女案
今年1月,四川省宜宾市公安机关网安部门接群众举报,一网民假冒童星招募工作人员,以面试为由骗取幼女拍摄裸照。对此,宜宾网安部门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黎某。 07 上海虹桥侦破组织考试作弊案
今年3月,上海市公安局虹桥分局民警侦查发现,一犯罪团伙通过事先招揽考生、物色替考人员,在春季高考过程中组织多名在校大学生进行替考作弊。对此,虹桥警方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打掉以刘某为主的11人替考作弊犯罪团伙。 08 溧阳侦破“网络水军”案   今年4月,江苏省溧阳市公安机关接到一家企业报警,称发现歪曲事实、诽谤公司声誉的帖子,要求删帖时遭到刊登网站的“有偿删帖”要求。溧阳警方通过4个多月的侦查和调查取证,先后将涉案的14名“水军”抓获。经查,该团伙不到一年作案900余次,非法牟利104万元。 09 资阳侦破非法利用信息网络案
日前,四川省资阳市公安机关网安部门打掉一个涉嫌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组织赌博的网络游戏公司,打掉利用游戏APP组织赌博的网上俱乐部19个。经查,成都某网络公司研发游戏APP,通过游戏APP内联盟功能下设十余个网络俱乐部,为游戏推广及招揽会员,会员在游戏内自由组合开设赌局。 10 内江侦破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   今年2月,四川省内江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打掉一个贩卖大学生裸贷信息的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10名,查获涉及百余人的女性大学生裸贷信息。经查,2018年6月以来,以贺某为首的违法犯罪团伙,在QQ群和微信群频繁发送贩卖裸贷信息的广告并进行贩卖。

来源:中国网
4月11日,北京的王女士的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里收到了一张50元的个人捐赠电子发票。据了解,这是全国第一家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将电子发票送达个人,王女士兴奋地告诉记者:“我只是随手点击了一下‘申请捐赠发票’,没想到十分钟后就收到了这张发票。”
这张发票由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开出,该机构也因此成为全国首个将捐赠电子发票推送到达个人的基金会。此次应用中,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携手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打造了“捐赠到账-填写开票信息-开具发票-推送至发票管家小程序”的捐赠电子发票全流程场景。除了“我送盲童一本书”项目,目前在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里筹款的残疾儿童助养、脑瘫儿童滋养计划、假肢矫形适配救助等公益项目都可以开电子发票。
王女士随手捐的项目是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发起的“我送盲童一本书”项目,旨在通过为贫困盲童送去盲文读物、盲文有声读物,帮助他们在阅读中成长,用知识改变命运。
王女士向记者展示了她收到的这张电子发票,票据上捐赠人、收款单位、项目名称等详细信息清晰可见。“这是我从来没想到过的。”她告诉记者,之前在线捐赠后虽然也索要过发票,但只能线下联系公益机构申请,有点麻烦,有时候就放弃了。“电子发票方便多了,即捐即开,对公益机构也更有信任感了。”
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秘书长张雁华透露,在国家财政部票据中心的指导下,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携手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实现个人小额捐赠发票的落地,“向小额捐赠人推送电子捐赠发票,是顺应信息化的大趋势,在公募和网络募款的大形势下,小额捐赠体量不断加大,按照传统工作模式,机打或手写发票都极费人力,而且邮寄成本高昂,这既浪费资源又效率低下,电子发票可用技术方式解决这些问题;此外,小额捐赠者能够及时获取票据,可增强其捐赠现实感,这也是基金会落实捐赠者服务的一个重要举措”。张雁华表示,电子票据是经过财政部监制的,与纸质票据具有同等效力,也保障了慈善组织的权威性,这些都更有利于慈善组织动员公众参与公募活动。
张雁华强调,信息化、票据电子化是未来发展趋势,基金会在此基础上先行一步,与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合作对票据的电子化进行探索,这对慈善组织的信息化、专业化甚至国际化都具有重要意义。对于慈善组织的监管、管理部门而言,则可以达到全流程监管的科技创新,实现无纸化智能捐赠管理,流程更为可控。电子捐赠票据的推广势在必行。

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公益平台负责人刘琴则表示,近年来,小额捐赠的票据问题越来越成为许多慈善组织的“不能承受之重”,很多机构不得不通过设置捐款最低限额才开发票、提供票据,把一些公众的爱心挡在了门外,爱心不分大小,这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机构的公信力。
个人小额捐赠电子发票上线并能推送至捐赠人后,优化了整个开票环节,解决了纸质票据存贮难、查询难的问题,为捐赠人等票据调取、查阅提供便利,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票据领用、传递、整理和保管等环节的工作量,降低了票据的管理成本,绿色、便捷、高效,更重要的是大大提升了机构的透明度以及公信力。
个人捐赠电子票据的上线是适应加快现代财政制度改革和信息化发展的需要,也是“互联网+政务服务”的深化实践。
近日,市民孟先生遇到了一件怪事,他的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账户每天都会多出几十块钱来,而且这样的事情居然每天都在发生。这难道是骗子新设计的电信网络诈骗手法?警惕的孟先生向宝山公安分局祁连派出所报了案。
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里每天会“多出”零钱
接到报案后,祁连派出所民警刘泽仔细查看了孟先生的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账户,发现他近四日的收款记录中的确每天都会有几元至几十元不等的零钱进账,一共20笔,合计447元。根据显示,这些零钱均为购物扫码收款。但经孟先生确认,他从未使用过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扫码收款功能,也未向他人展示过自己的收款码,家中也无人经商,不存在偷偷借用他收款码的情况。
询问了半天却依然毫无头绪,民警小刘决定变换一下“破案”思路,转而从孟先生近期的付款记录找寻线索。经过两人一笔一笔的核对,孟先生突然记起,4月12日,他曾到真北路一菜场买菜,期间的确遇到过反常情况。当时,他在某摊位扫描二维码付款时,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曾一直提示他点击下一步,操作步骤要比平时复杂许多。但由于孟先生年龄偏大,对此类APP的使用也仅仅只懂些皮毛,所以当时并未在意,此时想起疑窦丛生。
手机绑定他人“收款”二维码
难道真的是商家提供的二维码出了问题?为了查明真相,民警立即带着孟先生赶往菜场一探究竟。经过仔细寻找,孟先生终于在菜场C区找到了当天扫码的摊位。经详细询问,民警们了解到,为了卖菜收款方便,摊主周先生最近向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公司申请了个人收款二维码。而根据相关使用规定,周先生在收到该二维码后,应首先扫码绑定方可使用。但周先生并未认真了解该二维码的使用规定,在未绑定个人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账户的情况下,直接将二维码张贴在摊位上。
4月12日,孟先生是第一位通过该二维码扫码付款的顾客,加之他对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的操作也不熟悉,鬼使神差地将该收款二维码绑定在了自己的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账户上。接下来的几天里,来周先生摊位买菜的顾客中只要有人使用个人实名支付宝出售扫码付款,钱便进入了孟先生的账户。而疏忽大意的周先生直至民警找上门来,才意识自己压根没有收到过钱。最终,在民警的指导和见证下,周先生对该二维码进行了重新绑定,孟先生也当场将447元钱退还给了周先生。
警方提示:市民在发现资金账户异常变动时应及时报警,在遇到账户莫名其妙多出钱款后,也应及时报警求助或联系客服。
新民晚报记者 徐驰